西瓜龙

关于弟弟小时候的事(自娱自乐←)

●马小兴第一人称视角 
●瞎产很渣且短
●我爱病娇!!!震声←


——
你是我的一切,
能感受到我炙热跳动的真心吗?
不论怎样呼叫,怎样挣扎,怎样哭得双眼红肿,
你还是紧抱着我不分离,
就已经够了啊。




遇到他之前我的整个世界都是昏暗的。

甚至连所谓的希望都没听说过。

当酒鬼继父使劲将我推倒在墙角的时候,之前天花板上掉下来的横梁就这样被他抓在手里,手臂上暴起令人毛骨悚然的青筋。

他肆意地把自己整一天不满的、悲观的、生气的种种负能因子发泄在我的身上。

我曾试着逃离这一切。

不幸的是最后还是被抓了回来。

迎接自己的只是一顿更加残暴的毒打。无法挣脱剩下的便只有绝望。

光着的膀子已经烙下道道触目惊心的伤痕,有曾经的也有现在。

我颤抖着蜷缩在角落抱紧自己的双膝,见他打的有些脱力了便一把坐在椅子上从自个兜里掏出烟来点燃了叼嘴里头。

难闻至极的烟酒味顿时刺进我的鼻腔,面无表情地待在原地发愣,这么痛苦的话到底为什么要被生下来?

这是或许是我那时候一直想不明白的难题,我做过许多的猜测,最有可能的是自己上辈子欠下的债现在来还清罢了,那也就随它吧。

身心反正都已经麻木了。

男人再次站起身子提着横梁向我走过来,我正要闭上眼睛就听见门板被狠狠推开的声音。

狭小没有什么灯光的屋子突然被外面的太阳光给照射进来。

我勉强睁大了眼睛却看见一个比我高一个头的男孩站在门口,他紧闭着嘴巴把眉毛皱得紧紧的。

男人一瞬间愣在原地,回过神来才迅速把手上的横梁给丢在地上默不作声转过身直接走回了自己的房间。

应该能休息会了。我想。

可是等自己刚反应过来下一秒眼前的男孩便把我给抱住,我能清晰地感受到他的身体也在颤抖。

我又有些喘不过气了,他把我抱的好紧,像要逼我融进他的身体里面,我害怕极了,双手抵在他胸口挣扎着想要推开,奈何我动作越强烈他就把我搂得越紧,伤口也被扯得生疼。

“别怕...我叫马进...是你哥哥...”

“哥...哥...”

简单的发音我却要笨拙得琢磨好久,似乎是被块巨石给压在嗓子眼里死活说不出口,用尽了力气最后还是小声地道出这两个字,伤口也越来越疼了。

“哥哥在,没事了小兴,没事了。”

没事了。

如同魔咒般的。

我终于放声哭了起来。

“呜呜呜...哥哥...我好痛...好痛啊...太难受了...哥哥...为什么...为什么会这么痛啊呜呜呜...”

“不用怕了,以后再有人欺负你马上跟我说,我一定会去帮你揍他!就算打不过我也得保护你!”

“呜呜呜...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

“因为我是你哥!”

他在我耳边带着隐忍的哭腔大声喊道,语气是定下着某种誓约一般坚定,那一刹便是我看见光的时候,如同初生鲜花在我满是黑暗绝望的心脏里面扎根,等待着被灌溉,而能让它彻底绽放的只能是他。

那便是我对他,罪恶和欲望的根源。